公會論壇
主題 【臺中建築雲 | 12月】文化資產保存與經濟發展衝突之外的問題
郭俊沛 於 2017/12/29 15:57:09 發表

2017.12.23 文化資產保存與經濟發展會有衝突嗎? 如果決策者中品味不好的人占多數的話,當然會! 決策者可以是單數或複數。一群人三番兩次大聲喊曾參殺人,即便曾母尚且翻牆而逃,何況逃不走的斷垣殘壁,立馬化為腐朽,飛灰湮滅! 眾口鑠金。文化資產保存,長久以來就是社會共業。在保存與發展的衝突表象之下有更嚴重的問題需要解決。 文化資產再利用、蚊子館與假白菜 時常在公共媒體上出現-某某古蹟耗費鉅資修復,慘淪為蚊子館的報導標題;內文八成指說修復完成後的古蹟時常關閉謝絕參觀或雖開放卻乏人問津等等,整個意旨脫離不了對浪費了巨額修復經費的感嘆與批評。尤其媒體寫手喜歡撿現成的議題,抓著眾議狗尾續貂一番;此種論點原來也沒什麼大不了,但就壞在此言論多了之後便僵化了社會大眾的腦袋;適切的再利用方式有助文化資產的保存已是常識,毋庸贅言,但多數人,卻因此對古蹟修復產生錯誤的理解,以為能夠繼續利用方為正解,忘記保存文化資產才是本意。暫且跳開,說一下假白菜事件。 故宮珍玩—翠玉白菜在今年(2017)分別於故宮北院與南院展出,故宮此舉顯係反映出社會大眾對翠玉白菜的青睞。只是對著故宮滿坑滿谷的重器寶藏為何社會大眾獨鍾愛此雖名為白菜卻不能果腹的白綠雜色石頭?原因有許多,首犯當然是媒體推波助瀾的報導,其次為地方意見領袖與故宮官方撿便宜的工作;想著:反正把這顆石頭運往南部擺個三個月便像是對大眾做了正確的文化推廣服務,民代可對大眾吹噓表功,官員可交差了事。再往下,便是社會大眾不識故宮真寶藏的原因。對待這顆假白菜被關在昂貴的展櫃內,經年累月的閒置著,卻從未見有識之士對故宮發出—將這顆石頭再利用的要求,反而摩肩擦踵的圍著熱鬧騰騰。大眾對老建築嚴苛以對卻對假白菜涎臉逢迎的現象值得推敲。 老建築的生與死-台中市瑞成堂的災難 古蹟--就是老房子原來的自身一切。古蹟修復則是在古蹟之外加入了許多價值論述與修復技藝的展現。兩者的價值結構並不完全相同。 2011年9月,台中市第五單元自辦重劃區內,創建於日治時期(1916)南屯庄長黃清江宅邸-瑞成堂,遭人惡意破壞。根據報導 ,反對保留的部分地主認為在25米計畫道路上的瑞成堂,若公告為市定古蹟,有關重劃的細部計畫都必須變更,此將延後整個重劃時程;於是乎,重要關係者心念一起,惡向膽邊生,隨手拿起手機連絡停當,暗夜中便有怪手喀拉喀拉的前去將此舊建築搗了個半毀。聰明一點兒的開發商或建築師腦袋中應該有許多新舊建築融合洽當,設計得很有韻味的案例。在設計上老建築完全不是絆腳石,相反的是利基(這就是建築師設計考試常出現此類型題目的原因)。那既存的老建築物樓地板面積會影響眾地主的權益嗎?如果將多數的眾人當分母,每個人分擔的老建築面積才一丁點兒,與開發可能的獲益想比,應該不是屬於必須錙銖必較的重要問題。問題是前述搞破壞者居然是為了可能延後期程便決心幹下此傷天害理的勾當,不是為了設計難搞也不是為了計較獲利,而僅是將不耐都市計畫或都市設計煩瑣的氣出在老建築身上,發難者無腦,老建築無辜。 以上說的只是表象上的問題;最最最嚴重的是,時至今日的台灣社會甚少人願意將這些老建築視為骨董。大眾見那叫翡翠的石頭,其形稀奇異巧便當成寶物供奉著本屬天經地義,更無要求再利用之理。然而對這些被判定具有文化資產價值的老建築呢?稍有怠慢便喊著蚊子館云云。老建築的價值不能夠被眾人理解才是問題的關鍵。 從瑞成堂的建築、空間與環境,我們可以瞭解或觀察到日治時期仕紳們的生活、建築匠人的技藝及在當時西風東漸風潮中如何受外來文化影響的痕跡、讓日軍在接收台灣的過程中吃盡苦頭,宅邸周邊刺竹圍構成的防禦工事、在院子裡分佈的各種引水設施,包括水渠引水-水井取水-水道水(自來水),台灣現代化生活全過程的紀錄。這些歷史資訊在時間上也許不若翠玉白菜,但能夠敘述台灣近代發展故事的能力遠遠超過它。這種價值無價卻極為重要,對於建構社會認同感尤是。 圖1瑞成堂周邊環境開發前後比較 說明:瑞成堂周邊水渠透過與台灣堡圖比對(右圖),幾乎百年未變。原來提議開發單位保存地形紋理進行公園設計,可惜未被接受。開發後(左圖),環境中的歷史信息除建築物外蕩然無存。 左 右 圖2 兩位年紀相仿曾經在1945年前後於通霄神社前留影的青年。 說明:左圖為通霄神社前的結婚儀式合影,右圖為當時戍守當地中國青年軍人與通霄神社的合影。 三明治文化 照片(圖2)中兩人都在通霄神社前留影,但有趣的是與神社合照的姿勢完全不同;站的筆挺是神前結婚的台籍日本青年,而另一張瀟灑地坐在神燈上的是隨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的中國青年,對戰敗敵國的日本神社根本沒有任何敬畏之情。接著,一個曾經的日本青年與中國青年,兩人便繼續共同生活在這座小島上。不同的腦袋卻要共同戴著一頂帽子,此便是台灣高度不協調的認同現況問題之源。1945年戰後,文化並未融合,只有憑藉政權移轉的強力覆蓋,但隨著權力更迭,未完全熄滅的星星之火終於燎原。 結論-文化資產的功用 台灣跨海位於大陸東南一隅,文化性格在長期處於列強爭執中不知不覺的成形;同時存在多元的文化系統便是台灣文化的特徵。為了突顯這樣的特質,蕞爾小島的領導人與群眾應該戮力保存各個時代的生活痕跡,習慣與這些文化資產信息相處,以便能平和地看待不同腦袋的彼此。環境中的歷史遺跡與整個社會的歷史意識相關;台灣的文化建構中有許多歷史問題尚未解決,古蹟或文化資產或許提供了一些線索。近年考古界在台灣東岸發現史前航海貿易的新證據,加上近世閩粵移民的拓墾紀錄與上一世紀的殖民及移民歷史都是構成台灣主體意識的一部分。文化資產的總和價值讓我們能夠在世界中清楚的定出自身存在的座標。 成熟富裕有教養的社會應該能夠從台灣歷史文化構成的角度,正視文化資產的價值。文化資產的存在不以服務觀光娛樂經濟發展為目的,古蹟便是古蹟,能夠保存就有敘述故事的能量與機會。當社會無法分辨不明來歷的珍玩珠寶與文化資產的價值時,問題才正剛開始。
回覆文章(*號為必填欄位)
*姓名:
*信箱:
*內容:
*驗證: